慎入《商标法》“不良影响”的“禁区”

——《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适用    黄丽

商标,作为标示商品来源的商业标记,本质是一种私权,但其也关系到市场秩序、消费者利益、公序良俗等社会公共利益,从而具有很强的公共性和社会性。商标的双重属性,决定了市场主体选择、运用商标的权利,应受到一定的约束,以维护商标申请自由和社会公益的平衡。现行《商标法》第十条通过规定禁止作为商标使用的绝对理由,对这种权利进行了限制。该条第一款第(一)项至(七)项明确列举了有损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第(八)项 “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 的规定则是作为一个兜底条款。由于社会生活的复杂性,社会主体价值观的多元化发展,“其他不良影响”又并非一个内涵和外延十分明确的法律概念,在商标评审中,如何认定商标是否具有“不良影响”,也是一个较难把握的问题。本文结合相关案例,谈谈在此类案件审理过程中的几点认识:
注重审查行为的预防功能

《商标法》第十条所涉标志属禁用标志,即此类标志,不仅不能作为商标注册,也不能作为商标加以使用。此类商标即使获准注册,任何时间任何主体都可以申请宣告该商标无效。一旦成立,该商标的注册自始无效。这也是该条款的特殊性所在,可谓商标申请注册中的“禁区”,不可踏入。《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七)项明确规定了种种情形,如与国家名称、国旗、中央国家机关的名称、标志等相同、带有民族歧视性的,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产生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上述标志均有共性,即涉及广泛的群体性利益或社会公共秩序,如获准注册,可能会在社会上产生较大的影响。而现实总比法律复杂,上述条款并未能穷尽所有情形,实践中,还存在有害于宗教信仰、宗教感情、民间信仰,有害于少数民族尊严或感情的等类型标识,也应属于此类情形。此类商标获准后,虽能通过异议、争议程序进行纠正,但因其涉及人群广泛,社会影响面大,短期内负面影响难以消除。与其事后补救,不如事先预防,因此,对该类商标,应从预防的角度出发,将其纳入具有“不良影响”之情形,不予注册,以避免引起社会秩序的不稳定。

在“城隍”商标争议一案中,1997年上海城隍珠宝总汇在第14类珠宝、金刚石等商品上提出“城隍”商标的注册申请,并获准注册。2009年道教协会对该商标提出争议申请,主要理由为“城隍”是道教神灵的名称,是道教信徒普遍尊奉的偶像,作为商标注册和使用严重伤害了道教界的宗教感情,具有不良影响。商评委支持道教协会的主张,对“城隍”商标予以撤销。尽管在该案诉讼过程中,上海城隍珠宝总汇公司提交了其“城隍”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证据,但法院仍认为,“城隍”作为商标加以使用,将对信奉道教的相关公众的宗教感情产生伤害,并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即使该商标经使用具有了较高知名度甚至曾被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也不应因此而损害法律规定的严肃性和确定性。该案经法院一、二审均维持商评委裁定,对“城隍”商标予以撤销。

从此案可以看出,“城隍”商标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可能并无特殊的感觉,但确实伤及道教人士的感情,才会招致道教协会对其提争议,并最终被撤销。从申请注册到被撤销,该商标在市场上使用多年,且有一定的商誉,最终还是难逃撤销的结果。因此,对此类商标是否准予注册的问题,应充分考量其不良社会后果的可能性,采取更为严格的标准,预防负面社会影响的产生,同时,也可以尽早地避免商标持有人持续地投入和经营,将其损失降到最低。

注重审理结果的导向功能

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对某一商标案件做出的裁决,不仅是关系涉案商标的命运,同时也是传递出一种信息,即什么样的商标可以获得注册,什么样的商标不能注册。就这一点而言,每一案件的审理结果,其意义不仅仅在于个案的公正,更在于通过对规则的不断明确、强化,确立行为规范,指引市场主体的商标注册行为。就个案而言,有些商标注册与否并无特殊意义,但可能会在社会公众中产生一种示范效应。例如,含“国”字的商标,“国”字一般具有国家级、国家认可的含义,将其作为商标组成部分,易使消费者产生错误的认识,如“国药”、“国棉”,有时虽不致误认,但毕竟还是会消费者某些心理暗示,如不从严把握,会导致众多商家纷纷效仿,此类商标过多,会造成“国”字的滥用,有损国家尊严,不利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尤其在大众日常消费品等一些竞争激烈的行业,试想众多厂家纷纷冠以“国”字商标,以争取有利的市场竞争地位,市场上会是怎样的景象?还有的市场主体将传统节日、民俗等词汇作为商标,这些公共词汇如由一家独占,亦不利于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因此,对于此类可能有损于市场竞争秩序的商标,应站在规范注册行为、市场秩序的层面考虑商标的可注册性,认定其具有不良影响,从而划出一道红线,使市场主体在设计、使用商业标识时自动避让或尽早放弃、及时防止损失发生。

注重商标的文化属性

商标,作为一种商业标记,其基本功能是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同时也表达出市场主体的经营理念和价值追求,既有着商业属性,也有着文化属性。尤其在社会价值观多元化、表达方式多样化的背景下,应重视商标的文化载体作用、倡导积极向上的价值追求和健康文明的生活理念,处理好商标个性表达与公序良俗、公共利益的关系。

在“泼妇鱼”商标驳回复审案中,北京某公司在第43类自助餐厅、自助餐馆等服务上申请注册“泼妇鱼”商标,被商标局以具有不良影响为由驳回。商评委亦认为“泼妇”一词属于对女性贬损的词汇,指定使用在饭店服务上,易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对该商标予以驳回。该商标申请人诉至法院,认为知识产权是私权,在商标行政授权确过程中应慎用《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泼妇”是对特定人群的描述,并未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泼妇”一词含有贬损女性的含义,与当今尊重妇女的主流相悖,违反了社会道德风尚,且因其含义可能导致女性消费者产生反感、抵触等负面、消极情绪,进而损害了社会女性群体的利益。因此,该商标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不良影响”之情形,应予以驳回。

商标权虽然是私权,任何主体都有设计、选择商业标识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并非没有边界。当一个商业标识带有对他人的贬损、侮辱,或是宣扬暴力、色情、迷信等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与诚实、善良的公共道德背道而驰,在社会上必然会产生消极、负面的社会影响,因而也必然要受到法律的规制。例如,在“爱富恋弟”商标驳回复审案中,广州某公司将“爱富恋弟”商标申请注册于第25类服装商品上,商评委认为,该商标易使消费者将其与嫌贫爱富、拜金主义等社会现象相联系,对该商标予以驳回。又如,在“MARRIED TO THE MOB”商标驳回复审案中,商评委认为,申请商标整体可理解为“嫁给暴徒”、“与暴徒结婚”之义。而“暴徒”通常指采用暴力侵犯他人人身、财产,从而扰乱社会秩序的人,为法律所制裁的对象,申请商标的使用,易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对该商标予以驳回。

在行业竞争激烈的市场条件下,商家往往愿意选择彰显个性、较为独特的商业标识,使自己能够在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独树一帜,但一味地求新求异,忽视商标的文化内涵,使用一些贬义、低俗、不雅的词汇,甚至触碰社会公序良俗、社会道德的底线,则难以被社会公众接受。虽然个人道德标准有所不同,但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和道德标准是明确的,是由中国的历史、文化传承而来,也与现阶段的社会文明程度息息相关。在上述案例中,商标的设计创意均有一定个性,但毕竟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相悖,与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相悖,作为公权力,不应对此类商标的注册行为给予肯定,助长不良风气的蔓延。尤其是随着网络媒体的不断发展,出现将网络流行词汇如“白富美”、“屌丝”、“土豪”等网络热词申请注册为商标的情形,在审理此类案件过程中,应充分考虑到商标的文化属性和社会的主流价值取向,对于此类商标的可注册性进行全面考量。

《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中“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的判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 徐琳

 

      《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与我国的地名能否注册以行政区划级别予以划分不同,对于外国地名,是以是否为“公众知晓”作为可否获准注册的判定条件。本文结合若干典型案例,就“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及“地名具有其他含义”的判定进行简要分析。
        一、《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立法目的
我国1983年《商标法》对于地名用作商标注册和使用并无相关禁止性规定,1993年修订时增加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2001年《商标法》在维持1993年《商标法》前述规定的同时,在第十条第二款中将“作为证明商标和集体商标注册组成部分”增加为“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可以获得注册的例外性规定。2013年,《商标法》第三次修订保留了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相关规定。
商标的基本功能是区别商品来源,所谓“商品来源”是指具体的商品生产者或者服务提供者,而非地理性来源。若将地名注册为商标,则容易让人认为其所标志的是产地或提供地,具有地理描述性,而通常不会认为指向某个具体的厂商,因而不具有商标应有的显著性;且地名作为公共资源,其性质使得任何人不得将其注册为商标作为私权利独享,否则会妨碍同一地区其他厂商正当使用该地名的权利。因此,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对地名商标的使用进行限制。我国目前采取的是有限制的使用地名作商标的原则,即从我国实际出发,将禁止注册和使用的地名限定为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对于县级以下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非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则不予以限制。同时,还规定前述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
      二、“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的判定
关于“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的判定,主要涉及一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公众知晓”的判定
商标法律制度具有地域性,因此“公众知晓”应以我国公众对该外国地名的认知程度为判断依据。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本条款中的“公众”与商标法下通常所说的“相关公众”并非同一概念。商标法下的“相关公众”是指商标所标识的商品的生产者或者服务的提供者;商标所标识的商品/服务的消费者;商标所标识的商品/服务在经销渠道中所涉及的经营者和相关人员等,它强调了主体与商标所标识的商品/服务的密切相关性。而本条款中对是否构成“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的判定强调的是普通公众对该“地名”的认知程度,而非对该“地名”作为商标的知晓程度。因此,“公众”是指我国普通的、具有广泛性的公众。
是否为“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虽然是客观事实,但是对其进行判定具有一定的主观性,需要考虑我国普通公众对该地名的知晓程度,并非通过字典等工具书可以查到的地名均为“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某地名为中国公众所知晓可能因其是发达国家的首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城市或者著名旅游城市,可能是有某种特殊资源或特产,也可能是与中国有特殊历史渊源,或者是拥有一支著名球队而为中国普通公众知晓。一般来说,中国普通公众通过教育、书籍、媒体、网络等方式容易得知的外国地名可以认为是《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述的“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
是否为“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有时还会因为中外文形式不同而结论不同,就有的外国地名而言,若中国普通公众仅对其中文翻译较为熟知,但对其外文表现形式并不熟知,则该地名的外文表现形式不应视为我国公众所知晓的外国地名。
在第5645357号“Shimizu及图”商标驳回复审案[1]中,商评委认为“Shimizu”在《英汉大辞典》中有日本清水市的含义,但是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均认为因地缘因素、语言差异等因素,中国公众一般难以将“Shimizu”认知为作为地名的日本清水市,现有证据亦不足以证明“清水市”作为日本地名已为中国公众所知晓。在第6819548号“milwaukee及图” 商标驳回复审行政诉讼案[2]中,两审法院均认为虽然2007年版《英汉大词典》以及互联网搜索的结果均显示申请商标中的“milwaukee”对应的中文译文为密尔沃基,而密尔沃基是美国威斯康星州东南部的城市名称。但根据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认定“milwaukee”作为该外国地名的外文表达,对于中国公众而言具有较高的认知程度,申请商标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不得注册情形,判决撤销商评委决定。
     (二)“外国地名”的界定
本条款中对“外国地名”的要求与我国地名不同,我国地名以是否构成县级以上行政区划作为判断标准,但是对于“外国地名”,则对其行政区划级别没有要求,只要为我国公众知晓即可,即使其是一个小镇的名字,亦或是古地名。例如,在第7473333号“Olympia 66” 商标驳回复审案[3]中,恒隆地产(商标)有限公司(以下称申请人)向商标局申请注册“Olympia 66”商标,指定使用在海报、说明书、照片、图片等商品上。此外,申请人在第19、35、36、39、41、42等多类商品或服务上申请注册了多件“Olympia 66”、“ 恒隆广场Olympia 66”商标。商标局认为申请商标是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驳回申请商标及其他多件系列商标的注册申请。申请人以“OLYMPIA”是古希腊城市,而《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外国地名”应限于现存使用的地名为由,请求准予申请商标注册。但是,商评委与一审法院均未支持该理由,认为《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并未将“外国地名”限定为现存使用的地名,“OLYMPIA”作为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已为中国公众所熟知,构成了本条款项下的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
此外,若申请商标与某一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整体相似且该申请商标未形成其他含义,则也可以判定该商标为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如在第5782202号“HAVANNA”商标驳回复审案[4]中,商评委认为,申请商标“HAVANNA”与中国公众熟知的古巴首都哈瓦那的英文“HAVANA”仅相差一个字母,整体外观和发音极为近似,申请商标不符合《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其注册申请应予驳回。两审法院均判决维持了商评委的驳回决定。
(三)“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商标的组成要素
实践中有的商标中除了含有“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还具有其他的组成要素,对于此类含有其他组成要素的商标,是否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调整范围呢?
依据2005年《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商标由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构成,或者含有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的,判为与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相同。在国际注册第G980884号“ZURICH HELPPOINT” 商标驳回复审案[5]中,商评委认为“ZURICH”的中文含义为苏黎世,是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不得注册的情形。但是一审法院法院却认为《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应适用于“仅”由地名构成的商标。本案中,虽然申请商标中包含有外国地名“ZURICH”,但并非仅由地名构成的商标,故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调整的范围。商评委关于申请商标的注册不符合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认定有误,应予纠正,判决撤销商评委决定。商评委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不仅适用于仅由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构成的商标,也适用于含有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的商标。原审法院认定《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应适用于仅由地名构成的商标过于绝对化,属于理解法律有误。

 

新《商标法》中通用名称商标的无效与撤销

《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那么,一个注册商标如果成为通用名称,应如何取消其注册的效力呢?
实践中,注册商标成为通用名称通常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将已经成为通用名称的标识申请注册为商标。如注册于茶商品上的“兰贵人”商标。而另一种情形是,商标在注册时符合法律规定,只是因为在注册之后的使用过程中,由于保护不力而使该商标成为通用名称,丧失了注册商标应有的显著性。如拜耳公司的“阿司匹林(aspirin)”商标。
在修改前的《商标法》中,对上述两种情形并未予以区分,当事人可以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相关规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提出申请,通过争议程序予以解决。但从争议制度的设置目的和法律后果来看,此类案件的审理中往往存在两方面的问题。
一是判断通用名称的时间点难以把握。争议制度是为了解决商标注册时的不合法问题,所以举证时间点要求为争议商标注册前,即争议申请人应提交在此之前,该商标已经成为通用名称的相关证据。如“莫代尔”、“杏灵”商标争议案中,法院均认为,“莫代尔”、“杏灵”收入国家标准的时间晚于系争商标申请及获注时间,在此之前,上述文字尚未成为通用名称,故维持两商标有效。由此可见,在争议案件中,应以系争商标注册时间作为判断是否成为通用名称的时间,不应考虑注册后的事实撤销注册时合法的商标。而对于注册后通用化的商标,因其成为通用名称的事实发生在注册之后,如果仍以系争商标注册时间作为判断通用名称的时间点,则系争商标往往难以撤销。因此,在修改前的《商标法》中,争议程序似乎并不能解决注册商标退化为通用名称的撤销问题。
二是商标专用权的起止难以统一。在争议程序中被撤销的商标,撤销决定一旦生效,其专用权即视为自始无效,这对于注册时即为通用名称的商标并无不当,但注册后退化为通用名称的商标,其注册行为合法,只是注册后由于使用不当或没有积极维护商标权等原因,导致商标成为通用名称,也要面临同样的法律后果,则不尽合理。
之所以存在上述问题,主要是因为修改前的《商标法》未对商标权的“无效”、“撤销”进行区分。具体地讲,商标的无效,指商标本身不具备注册的合法性,自一开始就不应得到法律保护;而商标的撤销,是商标权产生之后的事由如不当使用,从而丧失了继续受保护的基础。
新《商标法》中对于“无效”、“撤销”概念的厘清,使得上述涉及通用名称商标的两种情形得以区分。
新《商标法》中,将第五章名称由“注册商标争议的裁定”,改为“注册商标的无效宣告”,对虽已注册但注册时存在不得注册情形的商标,归入“无效宣告”程序;而对于注册商标使用不规范或不使用的事由,归入到商标局撤销程序中。针对注册商标退化为通用名称的情形,新《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增加了“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的规定,将其纳入到商标局撤销事由中
因此,新《商标法》实施后,上述涉及通用名称的两种情形有不同的程序选择。对于第一种情形归入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由商标局做出无效宣告或由任何单位、个人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无效。商标局或商评委做出无效宣告且生效后,涉案商标的专用权自始无效。此类案件中,权利人需提交在争议商标注册之前成为通用名称的证据。第二种情形则归入第四十九条第二款,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向商标局申请撤销,并提交该商标在获准注册之后,为行业广泛使用,退化为通用名称的证据。该商标被撤销后,其撤销效力不溯及既往,其商标专用权自撤销决定生效之后丧失,从而使得此类商标专用权的起止时间更为合理。
因此,对于涉及通用名称的注册商标,相关权利人应区别该商标成为通用名称的时间点,选择正确的程序和法律条款并收集相关证据,从而更好地实现法律修改的意图和权利主张。
作者:商标评审委员会 黄丽

申请注册不予受理情况总结

以下是我总结的,申请注册不予受理情况的汇总,基本上是最常遇到的情形。后期遇到再继续补充!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1. 申请人名称与主体资格证明文件不一致的
2. 国外申请人未填写英文名称或者英文地址的
3. 国外申请人未填写中文名称或者中文地址的
4. 国外申请人未填写国籍或者国籍填写有误的
5. 国内申请人地址未冠以省、市、县等行政区划的
6. 除自然人外的申请人地址与身份证明文件不一致的
7. 国内申请人未填写邮政编码的
8. 台湾申请人地址出现中华民国、R.O.C等名称的
9. 商标声明选择有误的
10. 商标图样不清晰的
11. “三维标志”、“颜色组合”、“声音商标”未填写商标说明的
12. 上传的商标图样不清晰
13. 上传的主体资格证明文件不清晰
14. 上传的主体资格证明文件没有申请人章戳或签字
15. 上传的主体资格证明文件中申请人章戳为复印件(应该是彩色章)
16. 上传的委托书不清晰
17. 上传的委托书没有申请人章戳或签字
18. 上传的委托书中申请人章戳为复印件(应该是彩色章)
19. 上传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没有经营范围
20. 上传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范围未盖代理机构公章
21. 国外申请人未上传身份证明文件
22. 国外申请人未上传身份证明文件的中文翻译件
23. 国外申请人上传的身份证明中文翻译件未加盖代理机构章戳
24. 个体工商户以其《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登记的字号作为申请人名义提出商标注册申请,填写身份证明文件名称及号码的
25 个体工商户以其《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上登记的负责人名义提出商标注册申请的,未按要求填写身份证明文件名称及号码的

新版申请书式压缩包下载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决定》于2014年5月1日起施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的规定,申请人申请商标注册或者办理其他商标事宜的,应当按照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制定公布的文书格式填写申请文件,以纸质方式提交的文件材料,应当打字或者印刷。

详见商标局网站:关于启用新版商标申请书式的说明

下载书式压缩包:http://pan.baidu.com/s/1gdES56F

 

 

新版商标申请书式常见问题——书审科的讲稿

(各种申请书式的填写说明不用提交)
商标注册申请书
书式适用问题:
1、台湾地区申请人办理商标注册申请并要求台湾地区优先权的必须使用台湾地区申请人专用书式;
2、台湾地区申请人没有要求优先权的可以使用任意一种商标注册申请书式;
3、台湾地区申请人要求其他地区(除台湾地区外,如美国、韩国等)优先权的,不能使用台湾地区申请人专用书式;
填写要求:
1、申请人名称栏:所填写的申请人名称应当与申请人章戳(签字)、身份证明文件登记的名称一致。申请人为自然人的应当在姓名后注明身份证明文件号码。外国申请人应当同时填写中文名称和外文名称(港、澳、台地区申请人可以不填写英文)。
2、申请人国籍/地区栏:外国申请人及港澳台申请人应规范、正确地填写国籍和地区。台湾申请人不得填写中华民国、R.O.C等名称。
3、申请人地址栏:所填地址应当与身份证明文件登记的地址一致。但以自然人名义申请的,可以填写通讯地址。申请人地址应当冠以省、市、县等行政区。台湾申请人的地址不能出现中华民国、R.O.C 等字样。
4、外国申请人的国内接收人、国内接收人地址、邮政编码栏:不符合直接办理商标申请事宜条件的外国申请人应当按要求详细填写其在中国的联系方式。国内申请人及符合自行办理事宜的外国申请人不得填写本栏
5、在“商标申请声明”栏声明申请注册集体商标的,同时应提交商标使用管理规则、集体组织成员名单;声明申请注册证明商标的,应同时提交商标使用管理规则、证明其或其委托机构有监督检测能力的证明文件;
     一般商标不需要声明;
     指定颜色商标也无需声明,应当直接打印或者粘贴彩色图样,并且另附一张黑白墨稿(直接打印在 A4 纸上)。
6、以肖像作为商标申请注册的,应提交肖像权人同意将肖像作为商标图样进行注册的公证书原件或申请人有权处置该肖像的公证书原件;使用本人肖像并在申请书的商标说明栏予以说明的,可不提交公证书。公证书上的肖像应与所附商标图样一致。
      7、申请书建议单面打印。
8、不指定颜色的一般商标无需另附图样。

 

三维标志
以三维标志申请商标注册的,应当提交能够确定三维形状的图样,提交的商标图样应当至少包含三面视图,所有视图应作为一张图样打印或者粘贴在商标图样框内。

 

颜色组合商标

 

      颜色组合商标,是指“由两种或两种以上颜色构成的商标”。更具体地说,颜色组合商标是由两种或两种以上颜色,以一定的比例、按照一定的排列顺序组合而成的商标。构成颜色组合商标的基本要素是颜色,而且是两种或两种以上的颜色。颜色组合可以单独作为商标要素注册为商标是新《商标法》中新增加的内容。
特点:
① 该商标必须有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颜色组成。
② 两种颜色必须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
③颜色组合商标不限定具体的形状,它的形状一般是随着商品本身形状的不同而不同。
  颜色组合商标要与指定颜色区分开,不要误选项;以颜色组合申请商标注册的,必须提交文字说明,注明色标,并说明商标使用方式。

 

颜色组合与指定颜色商标的区别
1、颜色组合商标不限定具体的形状,而指定颜色商标必须有固定的形状:
2、颜色组合商标的显著性在于颜色,而指定颜色组合商标,的显著性于图形;只有一种颜色的颜色组合商标缺乏显著性,只有一种颜色的指定颜色商标不缺乏显著性,指定颜色商标可以由许多颜色组成,而颜色组合商标如果由太多颜色组成,则可能因为过于复杂无法注册。
声音商标
以声音标志申请商标注册的,应当以五线谱或者简谱对申请用作商标的声音加以描述并附加文字说明;无法以五线谱或者简谱描述的,应当使用文字进行描述;商标描述与声音样本应当一致。

 

        首先需要在申请书中予以声明,并报送符合要求的声音样本(载体为只读光盘,格式为.wav 或.mp3,小于 5 兆);

 

         五线谱或简谱和文字说明要粘贴或打印在图样框内,且应有谱号、音符,并说明商标的使用方式。
         声音商标申请的不予受理(除申请书首页其他填写要求以外):
1、所附光盘不是只读光盘的;格式不符合要求的;
2、五线谱或简谱上含有乐曲名称(乐曲名称不属于声音商标保护范畴);
3、五线谱或简谱没有谱号、音符;
4、未附文字说明或者文字说明过于简单。例如:仅简单指出声
音商标由《献给爱丽丝》的曲调组成;
        5、商标描述与声音样本不一致。例如:商标图样只有五线谱,没有歌词,但声音样本除五线谱所示的旋律外,含有歌词。
变更商标代理人/文件接收人申请书
申请书中的“代理机构名称”一栏,注意一定要与下面加盖的代理机构章戳一致。
转让/移转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
转、受让双方共同提出申请。一份委托书、两份委托书都可以。
转让前属于共有商标或转让后属于共有商标的,都应当在
“是否共有商标”一栏中选择“是”;转让前后都属于非共有商标的选择“否”。

 

商标使用许可备案表
注册商标使用许可备案应由许可人报送
只需要提供双方身份证明文件及委托书,不用再附合同样本;
再许可是指商标注册人通过被许可人许可第三方使用其注册商标。注册商标使用再许可的,应当在“再许可”选择“是”,填写许可人原备案号并报送注册人同意注册商标使用再许可授权书。
代理委托书
代理委托书应当载明代理内容及权限;外国人或者外国企业的代理委托书还应当载明委托人的国籍。
          身份证明文件:
有效的法人或其他组织的身份证明文件有:营业执照、法人登记证(机关法人除外)、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律师事务所执业许可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军队对外有偿服务许可证、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证及其他能够证明申请人有效存续的身份证明文件等。
         有效的自然人的身份证明文件:居民身份证、护照、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户籍证明及其他能够证明申请人有效存续的身份证明文件。根据《自然人办理商标注册申请注意事项》的规定,国内自然人申请商标的还应当同时提交: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农村承包合同或其他依法获准从事经营活动的证明。

 

         无效的身份证明文件有:代表处/办事处常驻代表机构登记证、期刊证、办学许可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卫生许可证、市场登记证、税务登记证、机关单位法人登记证、驾驶证等。